月下裡表之五

 

 

 

為了讓我更了解基隆二港,黑惡魔在告示板上留了張紙條,便帶我往商圈參觀。

 

不到十分鐘,我得出結論。

 

我看著她,語重心長的說:「其實妳餓了吧?」

 

桌上的食物堆得比我站起來還要高,嘴裡擠滿食物的黑惡魔口齒不清「嗯」了一聲,喜孜孜地搖頭晃腦,時不時抬頭看我,怕是我會跟她搶。

 

看妳這樣吃,我想在怎麼餓的人都飽了。黑惡魔吃的倒是高興,看我沒動手,竟然責備的看向我,彷彿我在糟蹋食物。

 

冒著被噎死的危險,黑惡魔一口塞下兩個拳頭大的果凍,「沒聽過民以食為天?看妳早餐只吃那丁點兒,我才好心帶妳來欸不吃拉倒,我自己吃。」

 

「重點只有前後兩段吧?別看我,吃妳的。」

 

黑惡魔「哎」了一聲,表情十足無辜。一秒後,她整顆頭埋在食物堆裡,發出恐怖的聲音,連路過的人都得尖叫兼奔跑的離開。這傢伙,難道總隊長是用大胃王選出來的嗎?我無奈的嘆氣。

 

趁著黑惡魔不注意,我好奇的環顧四周,打量這歿世難得的熱鬧地下商圈。黑惡魔說若她不在我身邊或她分神做別的事,千萬別到處亂看,很危險。沒說理由呢,我哪會聽。

 

很奇妙。

 

雖這裡的攤販、建築、穿著與歿世前無異,只是廣告版一致統一,就連建築的外觀樓層也是。不像我熟悉的世界,廣告招牌五花八門,看得我頭暈轉向。人們臉上掛的無不是燦爛的笑容,便是親切的教人害怕。

 

默默觀察,打量從眼前經過的人,一種難以言語的感覺從心底蔓延。我打算起身走走,黑惡魔咳了一聲,轉移我的視線。

 

怎麼?我的話都不聽了?」亮出一截劍身,怒斥。「給我通通退下!」原以為黑惡魔氣炸了,打算拿我開刀,但看的方向卻是我的身後,再定眼一瞧,才發現周身不知何時圍了一堆人,各個眼帶愛慕,想一口將黑惡魔拆入腹中。僅一秒,如一年之久,人群轟然散開,還有些少女嗤嗤地笑。

 

黑惡魔果然是男女通吃。雖然她是個好吃懶做的人造人。

 

看我欲言又止的模樣,黑惡魔「哼」的轉頭不理我,招來服務生讓他將桌上食物全打包並送至海軍總部。待服務生完全離開視線,才面無表情看著我,一手托著下顎,另一手食指有節奏的敲打桌面。

 

跟誰借了膽子?吭?就因為我沒說理由,是不?反正只會被我唸幾句,皮不痛肉不養,大不了熬夜改公文…瞧妳抖成這樣,哼,被我說中了?」

 

她哪時會讀心了?!

 

我抖著身體,嘿嘿地乾笑。「慢點生氣唄。來,我幫妳把嘴邊的餅乾屑擦掉。砸了總隊長這招牌,傳出去可不好聽。」

 

「想轉移話題?」黑惡魔看我,頭一撇,手撥了撥,啐了口,然後用正經八百的口氣對我說:「咱的威嚴可沒那麼容易崩毀!瞧,不就有人戰戰兢兢地走來?」

 

但這崩毀也就眨眼間的事。我默默放在心裡沒說,眼也不眨地看黑惡魔與基地派來的人以我不懂的語言交談。黑惡魔在他耳邊不知說了甚麼,對方居然漲紅了臉,緊張搬起我們的行李走,活像是嬌羞的妻子幫丈夫放熱水澡,準備伺候似的,雖然這性別對調了。

 

「人品太好也是很麻煩的。」看對方離開,黑惡魔非常感嘆。

 

工作人員紅著臉跑走,我開始懷疑黑惡魔實則男女通吃,以挑逗他人為樂。人家好端端的,怎說臉紅就臉紅?

 

黑惡魔對我燦爛一笑,我耳邊頓時尖叫驚呼聲起此彼落,不少忌妒的目光朝我這投射。

 

她的副職肯定是神棍啊!

 

我承認她美艷的讓人心醉,高傲強大的叫人心服。據說黑惡魔的骨骸是從聖女貞德的墓塚挖掘出,一頭金燦的長髮與湛藍的雙眼就是象徵。黑惡魔一聽這傳聞,馬上把及腰的長髮剪的只到肩頰骨,原打算把頭髮染成黑色,但被元帥罵得找不到南北,只好作罷。可惜眼睛不能染色,所以她只好找副黑色粗框或細框的眼鏡遮掩。雖然女性數人氣量遽然暴增,但這舉動分明就是耍孩子氣!

 

「就這樣讓他把行李扛走?我們所有東西都在裡面欸!」

 

「見不得我輕鬆?哼!只許州官放火,不許百姓點燈。」

 

「別亂用典故!」我氣得牙癢。看著工作人員離開的方向,我邪惡一笑。「漫畫全都在裡面喔。不見了別找我,內容我全忘光啦!」

 

黑惡魔一聲怪叫,追了上去。沒一會兒,就折返回來,拉過我的手,說了聲「差點忘了這個」,邊走邊碎念。「這個我還沒看完,那個又正精彩走快點!是想被捉走嗎?!妳的身分可不能隨便讓人知道。幸好妳是被我撿到,要不

 

黑惡魔表情生動誇張,我真想解釋為是擔心我的安危,可惜不是。

 

「要不讓別人看了那些動漫,我找誰要啊!哼,走哪去!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此版權為優山所有,請勿轉載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悠山Fantasy 的頭像
悠山Fantasy

悠山夜行

悠山Fantas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