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下裡表之四 

 

 

 

黑惡魔雙腳才站穩,「450」的數字鍵便亮了起來。這一亮,黑惡魔心情大好,眼睛發著驚奇的光芒,「哦」了好長一聲。我眨著眼睛表示好奇,黑惡魔見了咧嘴微笑,活像邀功似的小孩開始解釋 

 

看著黑惡魔口沫橫飛,我不斷在心底加旁白。她不是搭過很多次了嗎,怎還有這種舉動?事實上黑惡魔的殘缺還包含腦袋吧?只是沒人發現罷了 

 

黑惡魔拿出泛黃的草紙,指著上頭的標示道:地下城,是地下街、基隆二港與中央第一海軍基地組成。一般人是不能到海軍基地的,只有我才能直達。說實在,當初在擬這草稿時,可花我不少腦力。歿世的基隆地層根本沒支撐力可言,每走一步都是個難題。幸好我從科研部拗來歿世前所有報廢的厚鐵當基架,再請祕法營的人來鞏固地層。這可花了我不少心思啊。」 

 

黑惡魔笑的苦澀,眼底的徬徨讓我心頭一震。「我實在不懂。上天不允,他父親,卻要逆天。數萬條人命,就葬在大海。我漠視他們被土石掩埋,只為了讓父親高興,連夜監督他們趕工,將屍體通通葬進大海。他們的親屬雖然原諒了我,我卻無法原諒自己。」 

 

彷彿就在眼前,迷離大海無聲哭泣。亡人就伏在玻璃窗外與我對視,張口無聲,似是對我訴說他們的不甘,卻露出同情的神情向黑惡魔。

 

是原諒的。」

 

黑惡魔訝異的看著我,神情悲傷。「人的一生,就像背負著重擔走在一條遙遠的路上

 

「哼!別以為我沒看過銀魂。那可是我帶來的。」

 

………

 

「哦,對了。順便把我頭上的紙袋和手銬拿掉。謝謝。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沒等黑惡魔通知,電梯外早排滿歡迎隊伍,每人一見到黑惡魔無不是熱烈歡呼,便是手足舞蹈,活像見到明星。不只是我,連黑惡魔都嚇得汗毛聳立,只是她的表情看不出來。

 

「我怎不知道妳的聲譽這麼好?」

 

黑惡魔驕傲的挑眉,鼻子翹的高。「人品好,什麼都好。」

 

「鬼扯。」

 

隊伍中央,一位矮小壯碩的中年男子向黑惡魔行了標準軍禮,氣勢磅礡地走來。我眨眼,趕緊撇頭憋笑。

 

很明顯,他的雙腳在顫抖。

 

黑惡魔肯定對他做了缺德事情。我唉嘆三聲

 

「我忘了有監視器」無視對方,黑惡魔對我說:「記得面帶笑容,然後閉嘴。這傢伙最喜歡刁妳這樣的新手。」黑惡魔趕緊回頭,嘴角勾起若有似無的笑容,惹得所有人尖叫連連。對方牽起黑惡魔的手,紳士地一吻。

 

「大人,為了歡迎您的到來,在下特地準備酒席款待,請──」

 

聞言,黑惡魔搖搖頭,婉拒。「這實在太麻煩,我來這還有事情要請你幫忙呢。」隨後,她露出足以秒殺所有人的微笑,道:「借步說話,可否?」不著痕跡地抽開手,黑惡魔接過我遞來的紙巾,放在背後狠狠地擦拭。

 

「當然當然。」男子忽略黑惡魔的動作,眼神刻意的瞄向我,故作驚訝地瞪大眼睛,「大人,您身後這位是?」

 

這人肯定有問題。我抽著眉角,沒答話。黑惡魔對人名完全沒輒,這家伙偏偏問這問題。刁我這新手?我看是報復。

 

果然,黑惡魔的笑容僵了會兒,隨後搭著我的肩膀。笑容仍是無懈可擊,但眼底的陰霾的讓人恐懼,讓對方身體微顫,退了一步

 

我的接班人。代號『天淨沙 』。」

 

「啊?!」

 

不只是他人,連我都驚訝了。我明明只是個跟班、打雜兼肉盾,哪時變得這麼高尚了?

 

我表面含笑,背後的手捏著黑惡魔腰間的肉。

 

男子了解性的點頭,對我行了同樣軍禮。「天淨沙大人,請我原諒我的無禮。在下是中央區第一海軍軍艦長,倪海域。」接著朝身後喊了幾句我聽不懂的語言,原本熱鬧的氣氛一凝,眾人邁開腳步回到工作崗位,認真的態度讓我大開眼界。倪海域恭敬地道:「大人,您的要求是?」

 

黑惡魔遞出皮卷並接受對方的告退。等倪海域走遠,黑惡魔才轉過身面對我,笑的發虛。「我取的名子不錯吧。我可想了三秒才想好。」

 

「妳哪時變那麼有氣質了。張可久?嗯?我可沒帶文學書籍來喔。」

 

「除了動漫,別以為歿世的台灣一無所有。」黑惡魔再度驕傲的仰頭,不可一世。「幸好我出發前有去古藏館惡補

 

 

 

 

此版權為悠山所有,請勿轉載。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悠山Fantasy 的頭像
悠山Fantasy

悠山夜行

悠山Fantas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