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下裡表之二

 

 

 

黑惡魔口中的「出去玩」,是半年後的事了。 

 

她還是從文件堆中把我拖了出來,半強迫半威脅的帶我去辦外出手續,完全沒有反抗的餘地。私底下還拿著槍指著我的腦袋,非常的恐嚇嚇人。

 

說是出去玩,怎行李裡盡裝軍火機械?連漫畫都帶來了

 

收到我狐疑的視線,黑惡魔乾笑了三聲,走的速度比原先快了三倍。

 

有鬼。我悶悶的想。

 

拖著行李箱,從玉山山腳的通道走出後,行經的路周遭皆是茂密樹林,毫無生氣。若不是黑惡魔指指點點,我還不知道這些人造樹的樹皮底裝著精密儀器,是中央區第三道防線。

 

逐漸恢復的台灣發展出有別於歿世前的科技,舊有的則成了一道永遠解不開的謎。黑惡魔說這只是走不同的路,與歿世前做區隔,反倒是民營企業的發展越來有歿世前的雛型。

 

我問,為什麼兩者間不做技術交流?這樣好過單方面發展。

 

黑惡魔只是聳了聳肩,嘲諷的笑著。

 

兩條平行線本就不會有交集,大戰後更使這隔閡越加擴大。中央區愛面子,內部各個技術人員全當自己是救世主。除了元帥反對,幾乎所有人都贊成階級制,將自己定位在高層。只有在大戰後生存下的人,保有部分樸真,嚮往從前的繁華。我想再繼續追問,黑惡魔不耐的搖頭,抿著嘴不肯出聲。

 

兩小時的行走,讓我這長年埋在文件堆裡的弱女子吃不消。我搥著雙腿,非常無力的出聲:「這次要去哪?怎不申請『天行者』代步?」

 

「就說是帶妳出去玩,那麼高調幹嘛?踏踏青也是不錯的休閒。」黑惡魔不滿的瞪我,又心虛的偏頭。「說的我很吝嗇。」

 

重建時期的台灣哪來地方可玩?我很乖巧的沒戳破黑惡魔的謊言。遞出行李,我笑得燦爛。「那麼,總隊長大人。我們這是要去哪玩?」

 

黑惡魔笑的比我還要耀眼,艷麗的五官在太陽的映照下抹上一層光輝,非常美麗。她招了招手,等她的嘴附在我耳旁時,開始啃起我的耳朵。

 

怎會有這種人啊?!

 

「放手!不對,放口!妳怎老是咬我耳朵啊?!」

 

她咋了咋舌,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後,拿走我扔在地上的行李,三步一斜眼五步一回頭的往前走。

 

我無力垂肩。

 

唉,我怎跟了個思想成熟行為卻幼稚的長官呢?在我踏出第一步前,黑惡魔冷冷的聲音傳了過來,內容讓我的腳硬生生停在半空中。

 

有地雷,踩到別指望我救妳。」黑惡魔乖戾的轉頭,露出無辜的笑容。原以為黑惡魔會良心發現,紳士地指引,結果

 

「我免強幫妳收屍。」

 

就是有這種人啊!

 

 

 

等我到黑惡魔的視線範圍時,她的大嗓門開始催促我,氣勢一整個磅礡。不只她旁邊的士兵打了個顫抖,連附近的巡邏員都緊張地跑過來關心詢問。

 

太慢了!別以為是出去玩就能偷懶!」黑惡魔跳上身旁軍用吉普車,表情像極了準備出門郊遊的小孩。她拍著旁邊的座椅,道:「喂,快點,快點快點!再慢了妳就跟行李箱擠那個誰,出發!」

 

「是!總隊長!」

 

我屁股才沾到坐墊,士兵駕駛立刻將油門踩到底。我重心瞬間失衡,整個身子向外傾斜,還是黑惡魔緊緊掖著我的胳膊,無奈的搖頭。「都跟了我二十年,上刀山下火海,江湖飄阿飄,妳的體力還是這麼差,丟我的臉阿妳。

 

我偏頭不理她,默默安撫我受傷的心靈。

 

短暫沉默,黑惡魔了解性地拍拍我的肩膀,粗笨的安慰我,「天生我材必有用只是妳開發較晚而已。」

 

謝謝妳精闢的見解。」

 

黑惡魔閉起眼睛,喃喃自語,不用說也知道這句話是對著我說的。

 

「反正距離基隆港還有一個小時,就趁這機會好好看這世界,努力釋懷吧。放心,我不會笑妳的。」

 

我愣著,極力克制轉頭的衝動,口是心非的反駁。「光公文就讓我忙翻頭了,哪來東西讓我釋懷?黑惡魔,別老一再提醒我

 

「嘖,我像是只會出任務和虐待隊員的人嗎?哼哼,是誰到現在還會矇著枕頭哭的?改的公文偏偏跳過有關歿世後?我們這些當人造人的不到半年的時間就活潑亂跳其實妳是害怕。腳下的是熟悉的台灣,時空卻是差了十萬八千里,熟識的人全沉眠在底下

 

「那妳可有想過我們這些人造人的感受?不,不曾對吧?沒個人造人是沒死過的。當我們再次被喚醒,過去深沉的哀痛與罪孽重新枷鎖,失去生前記憶的我仍能…」

 

黑惡魔說著說著,便斷了句,沉默地看著我。從那雙充滿複雜情緒的眼,我看見黑惡魔的思緒。孤獨女子佇立在斷崖處,無視滿天浪花,擔憂的雙眼注視前方,無聲祈禱。

 

是阿,我從未想過黑惡魔的心情。當我回過神,黑惡魔已側身對著我淺眠。

 

該怎說呢。從穿越到現在也有二十年了,活動範圍偏偏只在中央區,活死的不肯接觸外面的資訊,更別說收他人帶來的土產(?)。將自己框在幻境中編織美好的回憶。

 

我慘淡一笑。

 

要怎釋懷?我所有的牽掛全在那個世界,日夜擔心親人朋友的安危,入睡時的夢不管在怎麼美好,終究還是惡夢一場(驚醒時常會看到黑惡魔猙獰的臉)。

 

黑惡魔語重心長的告訴我。只要我的記憶仍出現『世界』的發展,就代表歿世尚未降臨,我的牽掛仍在。

 

也對,我記憶仍會出現我沒經歷過的,似在告知我,世界仍在運轉。我的世界毀滅時…我仍可以這般過活?不敢,我根本不敢想像。

 

我倚著下顎,欣賞黑惡魔淺眠的模樣。

 

黑惡魔真的很美,雖不是絕倫,但從她的身上能感受到蓬勃的朝氣,是狂風暴雨中的一道曙光,既美麗又聖潔,是最後的救贖。

 

我曾這樣對她說。黑惡魔只是澹然,沉寂中濃郁的哀傷。「這才不正常。太像人了,不好,很不好人造人本就不該有豐沛的情感,是時間讓我們擁有這項珍寶,一旦被機構發現了」黑惡魔陷入沉默,最後嘆息終了。

 

我緩緩闔眼,帶著懷傷,與黑惡魔相依而眠。

 


天行者:中央區其一種代步工具。外貌似大型圓盤,可飛行,高度限三百米,最多乘載二人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此版權為悠山所有,請勿轉載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悠山Fantasy 的頭像
悠山Fantasy

悠山夜行

悠山Fantas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