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  月下裡表

 

 

 

歿世後的台灣居然成了世界領袖?搖搖頭,我笑了。 

 

 

現在想來仍覺得不切實際,雖然我待在這世界已有二十年了。

 

別懷疑,我很老梗的穿越了。

 

若說只是參加場動漫研討會就能穿越,我肯定是第一人。

 

當我睜開眼,前方景象不是喧鬧的廣場,而是一整列的子彈從我耳際呼嘯過去,四周皆是斷垣殘骸,荒涼的很。下一秒,我的前襟被人揪了起來,一張艷麗的臉帶著邪佞的笑容,頗有幾分惡魔的味道。我恍了神,她低頭開始啃起我的耳朵。

 

我,嫿荷黎,今年二十五歲。生平無大志,連雲霄飛車都不敢玩,人生以來最大的挑戰是被女人啃耳朵。

 

啃完後,她滿意的摸了摸我的頭,笑得極為欣慰。「活的呢。真好。」接著朝我身後開了幾槍,邊把我扛在肩上,倒退地朝一輛破舊的箱型車走去。

 

話說有人用啃耳朵確認死亡的嗎

 

不等我回神,女子手一揮,我整個人呈拋物線的往車子飛去。一名醫護人員(是說醫護人員會扛著機關槍嗎?)從後車門跳了下來,慌張接住被扔過來的我。先一愣,接著臉紅的像是腦溢血,不等那女子開口,開始破口大罵。

 

妳哪根神經斷掉啊?這是活生生的人欸!妳就這樣扔過來?萬一我沒接著,發生什麼事妳要負責嗎?吭?!」

 

女子抿著嘴的轉頭,掏出耳機塞著,不理會後方抗議。「我要跟那個誰換新的醫務官欸,妳安靜點。反正摔一下又不會死,也不會爆炸,怕什麼。都跟我那麼久了,神經哪時變那麼脆弱?」

 

「我才要跟總醫務長要求換人!」她抱歉對我笑了笑,將我放下,繼續粗脖子對那女子大吼。

 

我愣愣地看著眼前的場景,說是槍林彈雨也不為過,但他們兩人怎能拌嘴拌得那麼起勁?唉,我到底穿越到什麼時代了?

 

等我到了『家』,花了很長的時間消化得來的訊息與我現在的身分。從那之後,我每到夜晚便矇著被子以淚洗面,幾乎哭瞎了眼睛,還是我新的監護人粗笨的安慰我,實在又氣又好笑。而我的監護人,正是我穿越後,第一位接觸的『人類』,代號『黑惡魔』。本名我不知道,因為這位偉大的總隊長也忘了她的名子了。

 

O一二年是我穿越前的年代,據說在我穿越後二十多年,發生了神魔大戰(又稱歿世)。神魔的千年一戰持續了三十六年,死了很多人,同時破壞了大半文明與科技。無數災害異變席捲全球,而蒙克爾政府就是在此時崛起,從默默無名的小組織演變成國際龍頭。

 

政府保有大部份的文獻與技術,完善的秩序讓政府成為『歿世』中的一道曙光。在無限信仰下,高聲擁戴,初任大總統庫魯克斯‧蒙克爾一躍國際舞台。

 

次年,千年大戰甫歇。在百廢待興的狀況下,台灣是最先重建的地方,逐漸恢復的景象理所當然成為眾矢之的。各地組成的軍隊不斷侵擾偷襲台灣,沿海一帶的城鎮差點淪陷,只為掠奪那丁點的物資。在『歿世』後的台灣人口僅剩百萬,青壯年不足半數,而海外那些批羊皮的惡狼,人數少說也有近百萬。這軍力上的差距要怎麼補足?

 

那時是意外,不是有意的,是吧?

 

十幾年前,我在分類新進公文時,我無意閱讀了政府的『造人計劃』。次日,現任大總統身邊的秘書長-麻伊羅慌張地闖進我的工作室,胡亂翻了文件堆,拿出了『造人計劃』的草本,拍胸呼氣。臨走前還數度問我看過了沒。就因為看過了,我才會正經地否認,若我說「看過了」,我肯定逃不過政府的殺令

 

權位太高也是會遭人忌妒,縱使她是個懶惰的人造人。

 

『造人計劃』又稱『人心之創』。

 

當中的內容頗有鋼之鍊金術師幾分味道,所用技術超出歿世前人類能接受的範圍。其中一項試驗名為『人體鍊成』,失敗率百分之九十九,鍊出來的不是『人』,而是『東西』,而這樣『東西』在出生後不久便會死亡,化成一攤血水。

 

在無數次的失敗下,終於找出堪稱完美的技術。

 

『物念培養』,是將已逝人的遺骨放入特製培養槽中,五年內漸漸成長為人,進而學習與服從。成功率雖僅有百分之五,但相對其他算是高的了。『物念培養』出的『人』近乎完美,與生人無異,他們幾乎是長生不老,卻有各異的缺陷,隨著時間推遠,這缺陷會越加擴大,直到他們無法承受為止。而我所跟隨的黑惡魔,是『物念培養』下的第一個產物,她的缺陷最是微小。

 

黑惡魔親眼見證地球的重建,也親自領兵鎮壓各地的掠奪與戰爭,均以成功告終。凡是被她鎮壓過的地方都有一座奉祠,當地居民信仰這存實的雅典娜,美麗聖潔。彷彿伴在他們身邊,庇祐著他們。

 

神棍。

 

黑惡魔喝著罐裝冰紅茶,邊看我從另一世界帶來的漫畫哈哈大笑。除了樣貌美艷,身材好之外,她全身上下哪擠的出叫做尊敬的東西來?

 

自從被黑惡魔「撿」回來後,有關她的大小事務全由我一手包辦,包刮她的飲食起居。而公文全放在我那窄小的房間裡,害我還得跑去務事處申請一間倉庫,充當我的臥室倉庫是要租金的啊!

 

我絕望的看著新進的公文與一箱箱的機械槍枝。

 

第一部隊的預算因為黑惡魔的慣性毀壞公物,砍至只能支付我們的薪水與些微的出差費,能有多餘開銷就該偷笑了,買奢侈品?

 

我抖著手指向排排站的箱子,嘴角抽搐的厲害,「妳哪來的錢買這些東西?」

 

黑惡魔眉眼一挑,嘖了一聲。「用錢買的唄。怎麼?懷疑我挪用部隊經費啊?放心,這都我自掏腰包買的,不礙事。」

 

「自掏腰包?」換我挑眉,嘴角噙著冷笑。「是拿大家薪水去買這些破銅爛鐵了吧?」黑惡魔像被人捏到把柄似的臉頰一抽,「哎」了聲十分豪邁把漫畫往旁一摔,從懷裡掏出存摺,扔了過來,邊指我的鼻頭糾正。「這些可不是破銅爛鐵!這是『日機構』新發明的武器。我可砸了不少訂金──」黑惡魔「呃」了一聲,馬上拿起漫畫躺下裝死。

 

我翻到最後一次記錄的地方,一口氣哽在胸口,差點兒喘不過來。我氣極敗壞的看著趴在沙發上看漫畫的黑惡魔。

 

「妳最後一次領出的時間是十年前!哪來的積蓄?吭?!」揪起黑惡魔的頭髮,擰著她的耳朵吼,「妳已經欠第一部隊的人兩個月的薪水了!我租金到下星期三就得繳清了啊!妳哪時才懂得節儉啊?!」

 

「我給,我給!別捏我的耳朵!」黑惡魔一翻身,扔出一疊厚重的紙袋。「拿去。省的妳跑去跟司法堂投訴我。妳妳真以為我拿薪水去買那些武器?」見我點頭,黑惡魔訕然偏頭,繼續看她的漫畫。

 

「那工作呢?」我咕噥抱怨,指向另一頭的公文,「看在我從另一世界帶來漫畫的份上,用點今天努力的額度吧?」

 

黑惡魔愣了一下,視線在我與漫畫間來回。她嘆口氣,十分疲憊的翻身背對我,「我超支了可能得排到明年也排不到

 

「我看妳騙人的額度永遠用不完!」我氣得扔出手中的東西,黑惡魔啪的一聲打在地上,摔得粉碎。

 

「妳今天根本沒出任務,哪來的超支!」我跳到黑惡魔的身上,猛捶她的頭。「還我假期來──!」

 

「長官沒放假,部屬放什麼假?」黑惡魔迅速翻身,將我壓在她身下,輕挑的打著我的臉頰。「乖乖哦,事情做完就帶妳出去玩。」嘿嘿的笑了三聲,在我耳垂舔了一口後跳離沙發。「記得出去玩之前要去跟那個誰申報一下物品毀損啊。」

 

 …………

 

 

 

此版權為悠山所有,不得轉載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悠山Fantasy 的頭像
悠山Fantasy

悠山夜行

悠山Fantas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冰雨
  • 看到最後我笑了^^
    而且內容是我最不會寫的第一人稱,悠山大好強!(這樣叫可以嗎?)
    是說主人公叫甚麼名字哩?好想知道
  • 黯黑夢夢
  • 好有趣的一部作品(大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