楔子

  

  

  

雷雨交加,轟隆聲響撼動著大地,斗大雨珠拍打窗扉,震耳非常。 

 

初春月下起雷雨了? 

 

年過百歲的老者仰望天空,混濁雙瞳映出詭譎巨門,無聲顫動。 

 

他是為數不多,親眼見證歿世災變至今的人。往年的這月是一年中作物的豐收期,但現在

 

麥子呢?稻穀怎辦?今年五萬人的糧食就靠那小小兩畝地的收穫。都還沒收割呢,能撐過雷雨嗎?  

 

在多倫多城上空,雷光閃過,詭譎陰沉的黑門應聲敞開。散發濃郁死氣的異獸不斷從內爭恐地跳出,咆嘯。初次來到人間的牠們俯視下方,貪婪地注視。 

 

是充滿朝氣的活體阿。光是想這些活體會如何的逃、恐懼,血液裡瘋狂因子就躁動不已。數聲狂吼,眾魔獸俯身衝下。 

 

殺戮開始。

 

一陣天搖地動,滿天塵埃遮掩了人類的雙眼,落定後,出現無數隻是他們所不知的生物。當血肉撕裂,所有人才從恍然中驚醒,發瘋的逃命。

 

撕裂的快感刺激著觀感,溫熱的血液與臟器噴濺著,多倫多城瞬間陷入一片血海,慘烈的哀嚎對某人控訴著不甘與恐懼。

 

他到底做了甚麼?

 

手中的石板熱得發燙,新鮮成了夢魘。他尖叫一聲,扔開石板,縮著頭顫抖。

 

自他從神秘人那獲得這塊石板,便日夜不休的解讀上頭的文字,只為那一日,輝煌的那日。他抖著手,興奮無法言語。

 

那是歿世前的文字阿某古國佚失的泥板,連歿世前也沒多少人能解出。著手之時,天空倏然出現一扇黑的讓人發顫的巨門,驚的所有人背好包袱,準備逃命。還是他出面解說那只是他實驗中的一部分,不必驚慌,才安撫了眾人。其實他怕得很,又離不開這城鎮,只得撒下無法挽回的謊言。他日夜觀察,那門就這樣靜靜地浮著,無動靜。但每每注視,夜晚一到,他便做了滿是鮮紅的惡夢,冷汗直流。

 

今日終究是成真了。

 

石板解開的剎那,上空那座未知的大門緩緩敞開,無數隻龐大的生物不斷地從內跳出,落在他的城池裡,開始屠戮所有會動的生物。

 

希望來的及。

 

在大門打開時,他迅速將消息傳至中央區的情報司,告知一切。

 

若他還活著,肯定免不了刑罰加身,或許會判死罪但總比死在這種怪獸嘴裡好。身為傳教士的他努力祈禱上帝讓他逃過這一場災難,實則他將大部份的希望放在中央區的救援。

 

雷雨更盛,傳教士打了個冷顫。

 

不要是她!千萬不要是她!那猶如地獄惡魔的女人!若真是她

 

胃隱隱抽痛。想到那女人給他的招呼是一記直拳,他的胃就開始絞痛,所以他才婉拒中央區教廷的邀聘,來到這躲避那眥睚必報的女人。臨走前,那女人還給他一抹耐人尋味的笑容。

 

  

  

  

 

狂風雷雨,交織的閃電下構成一幅詭譎的面孔,猙獰邪佞。黑夜、白晝,兩極端的畫面,反覆交錯,卻有一道突兀的身影橫出破壞這詭譎。

 

人,踏肅清步伐而來。

 

沉穩的腳步漸漸靠近死亡陰影的入口,如子彈般的冰雨重重打在來者纖瘦的身軀上。雷聲響起,修長的雙手從黑皮大衣下探出,各握著威力強大的獵槍,上膛。

 

狂風肆虐,卻吹不起看似輕薄的外衣。

 

雨下冷冽,來者散出無法披敵的殺氣,如美食般引出城鎮內屠戮的異獸。冰冷的槍口對準前方,蒼白的唇勾起興致勃勃地笑容。

 

流血會繼續招來流血,憎恨會繼續招來憎恨而透過這些事情產生出來的強大能量,會在這個地方扎根,並──糟糕,我忘了。嘖,那傢伙肯定把鋼仔藏起來。跟我搶?當初應該一槍斃掉她才對……受重傷的人居然還有體力跟我搶?」帽下的面孔露出憤怒之色,抿緊的雙唇硬生生的說:「我得快點解決。」

 

兩聲破空之響瞬間響起,撕裂最前方的異獸。噴散的屍塊阻礙不了後方異獸的推進,前仆後繼地。

 

滔天巨響,濃烈腥味,視覺衝擊。面對如此眾多的數量,獵槍內的子彈毫不猶豫地接連發出。聲音,密集地讓心臟震動不已。

 

眼鏡下的雙眼曝露出她的狂喜,是來自深處的喜悅。看著眼前接連爆體的魔獸,之前的不悅通通一掃而空。但短暫的狂喜後,她沉寂了怕瘋狂的意識漸漸侵蝕她僅存的理智,成一具遵從命令的人偶。

 

很糟糕。

 

手指,停止了扣動板機的動作,眼前只餘一隻掙扎的半身魔獸。獨臂奮力抓向面前的土地,龐大的身軀裂著嘴嘶吼,鮮紅臟器順著斷處拖曳,強大的勁風掩過牠臨死前的渴望。

 

她有些訝異。沒想到她居然聽懂來自異空魔獸的語言。

 

「救我?」黑惡魔笑的燦爛,極為殘忍的美麗。袖珍槍抵著魔獸腦袋,黑惡魔帶著輕快的語氣覆誦牠的哀求:「可以告訴我聖主的位標?只要我放過你?哼,我對那種擾人清幽的東西不感興趣。」

 

一陣哀鳴,黑惡魔變了臉色,笑容益發燦爛。「誰說的聖主?」數聲哀鳴,讓她的笑容凝結,嘴角勾起殘酷,笑著。

 

槍聲響起,一切化為死寂染血不完整的軀塊遍佈四周,空洞眼眶,死白的眼珠倒映著佇立在中央漠視厲聲悽喊的肅清者。

 

肅清步伐再開,兩把截然不同的獵槍殺戒全開。

 

黑色獵靴踏過層層屍堆,掛滿不知是哪部分器官的城牆暗褐的讓人顫抖。鮮血淋漓的破碎四肢、倒在路邊只剩一半的軀殼在死亡邊緣徘徊。眼前不到十隻的異獸正撕裂四處奔竄的居民,狂囂。

 

該殺嗎?黑惡魔有些猶豫。上頭下令,將多倫多城所有會動的活體全數殲滅,但那些是會哭會笑的人類該殺嗎?

 

短暫失神,黑惡魔連開數槍,將眼前的魔獸轟爆,噴飛的鮮血與碎肉淋的滿臉錯愕的居民一身。下一秒,他們怔怔的看著肚中的窟窿,發出驚恐的尖叫,死去。

 

其實無所謂了。 

 

看著屍海,腦中突然傳來一陣抽痛,黑惡魔在口袋裡摸出藥瓶,倒出數粒,仰頭吞下。

 

每當她親手殺掉人類,神經的抽痛像是在譴責,既熟悉又陌生的畫面開始像跑馬燈,快的讓她心驚,又有些淒涼、心痛。

 

她是人造人,政府計畫下的第一個產物。完美的身材、容貌、體能、官感,但美中不足的是,她喪失了生前的記憶。她的學習速度很快,幾乎是過目不忘,唯獨『名子』,不管如何記,『名子』就是會自動從她記憶中抹除。

 

或許這樣,控制人造人思維的裝置才沒加諸在她的身上。也因如此,政府對她的依賴更深,許多高機密文件都經她手批閱。其實這次任務執行並不是指定她,但看見那熟悉的圖案,她主動請纓,在眾人訝異的目光下拿走任務單。 

都是共犯,不是嗎? 

 

每一步便濺起血花,每一步便踩上碎肉,寸步難行。

 

一名跪坐在黑暗窄小巷道裡的西方傳教士緊握手中銀白的十字架,緊閉的雙眼流著絕望的淚水,破碎、顫抖的不斷低聲祈禱。

 

上帝啊!我是您虔誠的信徒,請您派遣天使來拯救我吧!」

 

「上帝的天使不夠用,只好派惡魔來找你了。」清晰的跫音回盪在陰暗的巷道裡,傳教士戰戰兢兢的轉頭看著站在他身後的人。這一看,傳教士的心臟差點停了。

 

怎會是她?!

 

盯著有些熟悉的臉,黑惡魔不確定的拿出印有頭像的皮卷,仔細比對。「原來是你那個誰?伽倫?就是你開啟那座黑麻麻的門?」傳教士點頭,黑惡魔才拿出另一捲皮卷,道:「中央區特刑令。多倫多現任城主-伽倫‧凡修德。因勾結魔會黨特使,並協助他人進行屬S級當中的禁令,造成多倫多城人民全數身亡。中央區最高單位特命日部隊總隊長-黑惡魔執刑,判伽倫‧凡修德,斬立決!聽好了?那我要斬啦!」語畢,便抽出軍刀高舉。

 

伽倫嚇得抱頭嚷嚷:「等、等等啊!」

 

「是阿,我也想等等,但我趕著回去看那什麼來著的?哎,我趕時間,讓我砍一刀就好,不痛的。」黑惡魔沒技巧的哄著伽倫,高舉的刀作勢落下。

 

「慢點砍我、我有東西要給妳看。妳絕對會有興趣的!呃?」雙手胡亂摸索著地板,等他摸到那塊石板的時候,黑惡魔早他一步將石板撿起,嗯哼哼的開始端詳。

 

我還記得妳桌上那書的封面,和這石板很像呢」伽倫怯怯打量黑惡魔的臉色。「要不這樣,石板就歸妳,算是留我一條命的回報。如何?」

 

將石板放進大衣的內袋,黑惡魔唯美一笑,勉勵性的拍拍伽倫的肩膀,「不錯,所以我不殺你。」頓了頓,看著伽倫歡喜的表情,她惡意再補一句。「就留你在這跟魔獸作伴吧。」

伽倫立刻昏死。黑惡魔邪惡的笑了笑,從伽倫的領口中一陣摸索,扯出伴他數十年的信仰,放進口袋。 

三天後,蒙克爾政府派出所有人員,執行密令。

 

一個月後,各大宗教組織內傳出驚人的消息。所有放在密室裡的聖物被人掉包,剩下的,是殘破的劣質品。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悠山Fantasy 的頭像
悠山Fantasy

悠山夜行

悠山Fantas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7)

發表留言
  • 冰雨
  • 好……好看!
    才楔子就很精采,繼續往下看囉!XD
  • meay19887
  • 你好!關於你說的圖可以寄給我喔!
    meay19887HOTMAIL .com(MSN)或是線上傳圖
    我們可以認識一下喔!
  • 沒辦法以MSN寄送呢。
    能約個時間上線嗎?
    我再傳給你。

    悠山Fantasy 於 2011/07/25 16:04 回覆

  • meay19887
  • 喔好阿!抱歉最近都忘記開了><'''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